5分3D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分3D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5分3D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4 13:18:2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经济压力、身体压力、精神压力,我只能解决其中一个。”她说,为了母亲,她不能让自己倒在压力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痛苦并怀有希望,是很多植物人亲属共有的心态。有专家根据相关数据推测,中国至少有50万植物人,并且在以每年7万-10万人的速度增长。他(她)们散落在全国各地,有的躺在各类医院病床上,极少数的进入民办托养机构,更多的人则在家慢慢走向死亡,被认为是没有生存价值的“活死人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大家不是不了解,而是不愿意去了解这个群体。”一位专注于植物人治疗的医生说,植物人大多散落在底层,基本是被放弃的一群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伊丽苏娅建议,将来可以考虑通过“政府补贴+商业保险+民政救助+慈善捐助”的方式,解决植物人家庭面临的经济困境,短期内也可考虑将植物人医疗及护理纳入大病医保报销范畴,一定程度上缓解家属负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艺介绍,帮助植物人恢复意识的治疗就是植物人促醒治疗。在医学意义上,“醒”意味着患者能够稳定遵嘱,对诸如“睁眼闭眼”、“动手”等外界指令能重复做出响应,“相当于患者与外界间以前紧闭的大门出现了一道缝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经过两次抢救,妻子生命体征稳定了,但已经成了植物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他们最终能走到什么程度,医生只能发挥30%-40%的作用,其余只能靠家人护理。”杨艺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春节前,她决心把母亲接回家照顾。单位离家很近,她经常中午回家看看母亲,再回来上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托养中心是去年春节后搬到这里来的。创始人相久大以前是密云区人民医院的一名神经外科医生。因为工作关系,他每年都会接触到植物人,据他了解,普通医院和养老院都不愿接收植物人,医院是出于医疗资源有限和经济效益的考量,养老院则嫌照顾这类病人麻烦,而且容易和家属产生纠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2月,北京市民政局下发《关于印发的通知》,规定“植物状态或患有终末期恶性肿瘤等慢性疾病,需长期医疗护理的”,可直接评定为“重度失能”,而按照2019年10月实施的《北京市老年人养老服务补贴津贴管理实施办法》,“符合失能老年人护理补贴的重度失能老年人,将领取每人每月600元”。【环球网报道】“我能告诉她的唯一一件事就是,他不能呼吸了。”谈起被女儿问及乔治弗洛伊德之死,弗洛伊德6岁女儿吉安娜的母亲3日受访时再度哽咽。